S

家有一猫润妹👻
目前现在在杭州实习中
熟悉后会很话痨😆

五子喝醉

面面面面瘫:




大野智


他放下手边的酒杯,神情严肃地望着远方。

「智君?」

你蹭蹭他的手臂。

他突然整张脸皱到一起,八字眉变成了倒八字,眉间的皱纹像一座小山,圆圆的脸变成了夹心果酱面包,秀气挺直的鼻子委屈地缩在一起,薄唇拉成一条线。

「怎么办啦...」

你看着他可爱诱人的哭相不禁笑了出声。

「什么怎么办阿?」

他抽抽鼻子摸摸眼泪。

「我好喜欢岚啊,我也好喜欢你啊,怎么办啊呜呜呜...」

你给他递纸巾。

「好啦我知道了啦,这有什么好困扰的。」

他拿过餐巾纸边抽噎边嘀咕了声谢谢。

「因为...因为...」

你微笑认真地盯着他看。

「因为什么,智君。」

他喝了一大口酒。

「因为我不能脚踏两只船啊呜呜呜呜...」

你没忍住爆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智君你喝醉了啦。」

他看你笑了之后更委屈了。

「你干嘛笑我啦呜呜呜呜,我很认真地在考虑的呜呜呜...」

你抹掉笑出来的眼泪握住他的手。

「你脚踩两只船也没关系噢智君,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噗哈哈哈哈哈,我还比较担心你跟钓鱼出轨呢哈哈哈哈。」

他停了眼泪抽抽嗒嗒地转向你。

「真的吗...嗝...我会变得不回家的噢...」

你安抚地捏了捏他因为钓鱼和画画长出厚茧的手。

「嗯,我会一直——一直一直在家里等你的。」

他的表情一下就变得轻松起来。

「嗯,我会回家的。」

你只是注视着脸上还有泪痕的他。

「晚安。」

他抿了抿嘴凑近你,给了你一个棉柔的晚安吻。

然后他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去浴室。

你捂着自己通红的脸感受他混合着酒精的淡淡奶香。




樱井翔


你在他面前摆了摆手。

「sho桑。」

他转过来双目无神地看着你。

「嗯?」

他抓着酒杯无意识地摇晃。

你从他的手里拿走酒杯,换成装着温热开水的杯子。

「今天已经不能再喝了噢,喝点水漱漱口我们去睡觉了。」

「好。」

他没有反抗地喝了一口水咕噜咕噜之后直接咽了下去。

你有些诧异,今天怎么这么乖。

你试探性地问了问。

「sho桑,我们去坐过山车好不好。」

「好。」

你捂着嘴忍笑。

「sho桑,我们去鬼屋玩好不好。」

「好。」

你眼珠一转。

「sho桑,一个星期都不吃荞麦面好不好。」

「好。」

你偷偷摸出了手机,打开录音机。

「sho桑,我们一个星期喝一次酒,一个星期抽一次烟好不好。」

「好。」

Get。

你小心翼翼地保存了这段宝贵的录音,看着还在努力想要找到焦距的他冷笑一声。

「哼,你觉悟吧,sho桑。」

「好。」





相叶雅纪


「啊啊啊啊啊!」

他用力地放下酒杯大吼一声。

你习以为常地继续给他剥花生。

「爱拔桑,花生。」

他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噢,谢谢。」

你笑意盈盈地看着笨拙地想把花生塞到嘴里却怎么也对不准的他。

「爱拔桑喝醉了呢。」

他把花生放到掌心的位置一口啃上去。

「我米有喝坠!嘎嘣嘎嘣...几是困了!」

你继续给他剥更多地花生。

「好好,爱拔桑没有喝醉。困了的话,那我们去睡觉吗。」

他看起来有点纠结。

「嗯...困了就该睡觉...可是マサキ现在不想睡觉...咕咚咕咚...」

他拿起杯子猛喝了一口,没有进入他口腔的液体顺着他的脖子缓缓滑下被棉质的内衣吸收殆尽。

他盘腿坐着,一只手撑直放在坐垫上。

他歪头看着你,乱乱的头毛,神情懵懂,从嘴角蔓延到胸膛的水渍还隐隐约约闪着光,他衣领的一边掉到肩膀处,露出精致的锁骨。

你眼里冒着绿光。

「那Masaki君要跟阿姨做一些快乐的事吗?」

他换了个方向歪头。

「快乐的事?」

你咽咽口水。

「嗯。Masaki君肯定会很高兴的。」

他戳了戳自己的脸,低头摸了摸肚子。

「嗯,Masaki吃饱了,那就做高兴的事吧。」

你迫不及待地把他连拖带拽地拉到房间里,他高大的身躯几乎挂在你身上。

他向你耳后吹了一口气。

「Masaki君还很清醒噢~」

然后你感受到了他的大手对你胸部的占有欲。

「赫赫...赫赫赫...爱拔桑没喝醉吗。赫赫赫,,,」

他轻轻啃了啃你的脖颈。

「我们来做快乐的事吧,ア ナ タ。」




二宫和也




他满脸通红。

不对。

全身透着蒸熟虾子的热气和粉透透的红。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

他的脚丫子都红成番茄了,你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在心里默默地进行Q&A。

「Kazu桑。」

他对着酒杯一笑后转眸挑眉看你,喉中压出一丝浅浅的呻吟。

「嗯?」

你愣住,只能盯着他发呆。

「干嘛啦,叫了我之后又不说话。」

他轻笑着抱怨,啄了一口酒杯边缘。

回神时,你的唇已经贴在了他翘起的嘴角上。

他的茶色瞳微微瞪大,带着一些惊讶与微醺。

「喂喂喂,这可是犯规噢。」

他就那样贴着你的脸呢喃。

他的手抚上你也渐渐升温的脸,额头相对,鼻尖厮磨互诉情意。

他张嘴含住你的唇,用他炙热的体温感染你。

你控制不住你的身体慢慢靠近他。

他的舌舔过你的牙,你微微战栗。

「Kazu桑...?」

你颤抖着喊他。

「嘘。我会分心的。」

他专心致志地探索你的脸。

他轻咬你的鼻尖,他用手磨蹭你的耳垂,他埋进你的胸前。

可是这次你屏息等了许久,他也没有动静。

「...Kazu桑?」

你伸手摸摸他毛绒绒的头。

他平稳的呼吸声透过你的胸膛传到耳膜。

你有些哭笑不得。

你看着他安稳恬静的睡脸却提不起生气的兴致。

你把他搬上最近的沙发,给他盖上被子后,自己也钻进他侧躺空出的小位置。

他感受到你的存在,伸手将你搂进怀里,脸蹭了蹭你的头发。

你缩在他怀里抬头啾了一下他下巴上的痣。

「和くん、おやすみ。」









松本润



你撑着下巴看着面前这个不停灌酒又因为酒精的刺激不停失去上嘴唇露出上牙龈的男人。

「润君,你是不是喝得太多了?」

他豪爽地又闷了一口。

「没有没有!你怎么不喝!喝起来啊!一起嗨啊!」

你的眉角不爽地抽了抽。

「润君,你喝多了给你收拾摊子的是我欸,拜托一下。」

他放下杯子皱着眉毛眼神迷离地看你。

「欸!你谁啊!我松兄呢!我要松兄!」

你的嘴角也开始不满。

「我回去了。润君晚安。」

他开始不安起来。

「别嘛!我们一起喝啦,嗯~」

他的小奶音加上撒娇,威力真不是盖的。

你心软,收回走向房间的脚步,绕到他身边拿走他的酒瓶。

「润君,回房间了噢。」

他瘫在椅子上不肯起来。

「我的酒呢~人家要喝酒!润酱要喝酒!」

你的鼓膜对他的声音完全没有免疫力。

「好好好,我们喝酒。」

你给他一杯七喜。

嘛,反正二氧化碳跟酒精一样都很刺激。

醉鬼喝不出来,喝不出来的。

他喝了一口之后又露出了上牙龈。

「这个酒,是新出的吗,以前没有喝过欸。好喝!」

他双脚踩在椅子的护杆上,双手捧着杯子一口又一口地喝着,生怕新品种被他一口气喝光就灭绝了。

你憋笑。

「对,这是很难入手的酒噢,我们喝完这个就去睡觉好不好?」

他迷迷糊糊地点点头,觉得自己既然喝了珍稀品种就该乖乖听话。

「好,下次也要给我喝这个噢,约好了噢!」

你别过头去偷偷笑。

「好好好,只要润君乖乖听话就能喝。」

他认真地点点脑袋,啜完最后一口七喜。

「嗯,润君会很听话的。」

你拉起这个幼儿园小盆友去洗手间刷牙,他的目光依依不舍地留在空掉的杯子上。

你突然有点期待明天他知道真相的样子。

评论

热度(123)

  1. S面面面面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