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家有一猫润妹👻
目前现在在杭州实习中
熟悉后会很话痨😆

照顾

面面面面瘫:

「櫻井君~欸嘿嘿嘿~」




喝成一滩烂泥的你被他抱上副驾驶座。




今天是女子会,你从晚饭开始续了三摊,谁也不知道你到底喝了多少。




你喝高了之后自己掏出电话召唤了某人当搬运工。




「好好好,櫻井君在这里。」




他绕到驾驶座上帮你扣安全带。




「好只要说一次!哎呀呼呼呼~櫻井君好帅阿~」




你像个跟自家爱豆自来熟的婆婆饭一样,一边大妈式挥手一边色迷迷地盯着他。




「好。櫻井君现在要开车了,这位大姐坐好了。」




他无视你火热的眼神挂档发车。




「噫~櫻井君真是的~开车也那么帅~让人怎么活噢~」




你干脆斜靠在座椅上注视他。




「櫻井君比较希望你是在清醒的时候说这些话呢。」




他趁红灯停车的时候伸手过来顺了顺你的头发。




「嘎呼~嘎呼~」




你用那个略有些奇异的姿势陷入了睡眠。




「睡着了...吗。」




他无奈地摇头笑笑,擦掉你嘴角流出的口水,然后踩下油门。




「真是拿你没办法。」










「到家了噢,醒醒。」




一双温暖的手在你脸上作乱。 




「噫漾!」




你察觉到自己的脸被当成了一个饼在揉,警觉地蹦了起来。




「好痛!」




撞到了车顶。




「阿~是sho桑欸~嘿嘿嘿~」




你边摸刚才撞到的地方边笑得痴汉,伸手去够他。




却怎么也够不到。




「咦,sho桑怎么有这么多个~」




你伸出去的魔爪被一个宽大熟悉的手心包裹。




「我只有一个啦。醉鬼。」




被轻轻地敲了一下脑门。




你努力想要看清眼前弯着腰正准备把你带出去的这个人,停车场的灯光只打出一个模糊的剪影,暧昧柔和。




「阿你不是sho桑!我要sho桑!sho桑在哪里!sho桑...」




你突然大喊出声,挣扎得像只刚出水的活虾。




「小声...小声一点阿笨蛋!」




他被吓得浑身一震,一手搂着你一手赶紧捂住你的嘴。




「唔...sho赏!sho赏在辣里!」




你威武不屈。




「我要sho赏啦呜呜呜我只爱他一个人啦呜呜呜你这样抓走我我也不会从了你的你死心吧呜呜呜...」




他又害羞又无奈地背好你搭电梯上楼。




「傻瓜。」




在醉得迷迷糊糊的你看不见的地方,他笑得荷尔蒙全开。




「是sho桑...」




你在他安稳的背上闻着你早已习惯的味道安静地嘟囔道。








「醉鬼,我们到家了。」




他帮你脱了高跟鞋脱了大衣,把神志不清的你放到沙发上。




「到~家~啦~噢耶~」




你躺在沙发上手舞足蹈。




他倒了杯水自己先喝了一口安安神,然后走到你身边扶起你喂水。




「乖,先喝点水。」




你撅起嘴任性地摇头。




「不喝!白开水不好喝!我要酒...唔!」




他直接含了一口水过渡到你嘴中。




「阿哈...还要喝水水!」




你尝到甜头之后眼睛发亮脚丫子乱摆。




「拿好自己喝,我去拿东西给你卸妆。」




他把水杯小心地塞进你手里,拍拍你的脑袋。




「好~」




你扁着嘴有一口没一口地啄着杯缘。




他拿来卸妆液和化妆棉。




「来,眼睛闭上。」




他单膝跪靠在沙发上,一手拨好你的头发,一手拿着化妆棉。




「是~」




你乖乖地抬头闭上眼睛。




卸妆液特殊的气味在化妆棉上晕开,他温柔地擦拭。




从额头开始,然后是脸颊下巴鼻子。




香料和他的气味交织酿成新的酒类,你不喝自醉。




他为了确保擦掉每一块彩妆,脸越靠越近,鼻间的呼吸混杂,热气上升。




你在黑暗中越来越燥热,猛一睁眼却看到他认真的神情。




他软趴趴的头发自然地在额前分开,剑眉如水般温顺,桃花眼中倒映着你凌乱的样子,鼻尖略有些汗珠,厚唇微张喘气。




「ショウさん、すき。」




你慢慢闭上眼,轻轻地说。




他没绷住咳了出来。




「咳咳...嗯...嗯。」




你眯起一只眼,偷瞄他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眼睛闭好,不准偷看。」




他清清嗓子,假装严肃地命令你。




「好~」




你抱住他的腰圈住他撒娇。




「sho桑~等下要帮我洗澡噢~」




「嗯,好。」




「欸...欸?」








【おわり】



评论

热度(57)

  1. S面面面面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