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安利好啊

異世偶像計畫——國王

雪狐落椿:

——嵐之妄想,BG


——一切有關原創角色的節目皆是虛構  
——OOC預定  
——世界線並非我們這世界,別較真 


——長篇,請做好這計畫是家祭勿忘告乃翁系列,又稱為有生之年系列 


 ——不喜勿入,謝絕一切惡意行為     








KING SIDE——從內到外的腐臭:

鬼屋 X FLUSH。

這個組合怎麼說呢,首先會答應來就已經有點奇怪了,其次,鬼屋跟她們根本不搭,先不提明顯不會被嚇倒的KING,毒舌無比的QUEEN和太過活潑的TEN的反應都幾乎能猜到,這樣真的有意思?

製作人估計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他不惜動用了整個節目組的人員,讓他們發揮創意,最好把這個鬼屋弄得超級恐怖,能令KING也大吃一驚就更棒了,而對於嵐來說,這無疑是另一個不幸的消息。

鬼屋+超級恐怖=嚇死

回想起秘密嵐的那兩個鬼屋,除了大野智還比較淡定(說不定他只是睡著了),其他四個人都表現出不同程度的⋯⋯嗯,焦慮,二宮和也已經在琢磨抱上KING的大腿的可能性了,而工作人員也很盡責地瞞著他們,不管他們如何問,就是不開口透露鬼屋相關的一點訊息。

這樣的盡責並不需要啊!

在嵐對鬼屋的猜測下,錄製的日子還是到來了,為了營造恐怖的氛圍,大晚上的在一座森林裹玩鬼屋,只能說這一招倒是讓五個人打心底開始害怕起來了。

KING和QUEEN明顯對這陰森的氣氛不以為然,而TEN則躍躍欲試,ACE則不斷安慰著繃緊了神經的JACK,看來如預料的一樣,只有JACK在害怕。

在恐懼的影響下,二宮和也挪到了KING的旁邊,而她也不著痕跡地擋下了QUEEN惡狠狠的視線,只不過KING也沒有像上次那樣讓他牽著了,只是任由他有些親近地走在自己身旁。

番組借用了一座有些年代的大宅,KING看了一眼那橦爬滿了藤蔓的建築物,隨口道了一句。

“說不定真的會出現。”

立刻就讓原本已經不安的人更不安了,甚至那冷淡得如同陳述事實般的口氣也讓早就知道鬼屋設置的工作人員心下一突,恍惚大宅裏頭真的有幽靈一樣,只有二宮和也望了一下KING,然後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

KING側頭望了望抓住她衣角的手,沒有說什麼,她依舊雙手插在兜裏,很是隨意地站在一旁,安靜地聽著工作人員對這次拍攝的講解,很明顯2小時的特輯是想每一組都單獨進去。

抬眼撇了一下在聽到兩人組隊時把目標放在自己身上的相葉雅紀,KING再次開口。

“我可是第一組進去的。”

“不管!玩這個跟著KING有安全感!!”

不不不,跟著她只會遇上危險。

同樣發現了什麼的ACE從心底對這個說法表示了反對。

最後還是用抽籤解決了這個問題,雖然二宮和也有烏鴉這個外掛,而他確實在烏鴉的提示下抽到KING了,但他還是有些不安,因為KING的那句話。

“你準備怎麼辦?”

趁大家都在準備的時候,ACE走到了KING的面前,一改平日溫柔的表情,滿臉嚴肅,KING往懷裏抓了一抓,發現並沒有抓到想要的東西,才想起自己今天沒帶煙出來又放下了手,不同ACE的嚴肅,她很是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個字。

“殺。”

眼神一沉,確實是KING的風格。

“我明白了,我會確保他們都不知道了。”

這一對話並沒有引起工作人員的注意。

推開了大宅有些年久失修的大門,KING的眼睛並沒有因為黑暗而看不見東西,知道二宮和也對這些東西沒徹的她自然是一馬當先走了進去,然後伸手接住了因觸動機關而掉下來的洋娃娃,後進的二宮和也雖然肩膀聳動了一下,可總歸是沒叫出來。

洋娃娃有些破損的臉容在黑暗之中顯得無比陰森,KING瞄了一眼後便隨手把它拋回了櫃子上,顯然是對這種小把戲不以為然,細微的呼吸聲並沒有逃過她的耳朵,假如人早就已經察覺了,又怎麼可能被嚇到?

剛想向前走,便突然感覺到衣服被扯了一下,扭頭就看見二宮和也又抓住了她的衣角,看上去似乎很不安,垂眼,她怎麼就忘了自己身後還有一個人呢,到時候還得護著這個吸引怪物的人,思及此,KING像上次那樣向二宮和也伸出了手。

“怕就抓住。”

也不知道那個「吸引怪物體質的人都意外敏銳」的情報可不可靠。

一進這宅子就有被盯上的感覺的二宮和也自然是求之不得,他都恨不得掛到KING身上去,可火車還是要跑一跑的。

“KING是怕了要牽我嗎?這樣也不錯哦!”

然後像是怕她反悔般牢牢抓住了她的手,可即便如此,內心那絲恐慌還是沒消失。

看來是真的呢。

從掌心傳遞過來的微小顫抖以及有些響的心臟跳動聲都在表達著他在害怕,不同上次,這一次更像是要進一步安撫他般,KING反握住他的手,在二宮和也有些詫異的眼神下一臉淡定地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嗯,怕了,走吧。”

騙誰呢?!!

在外頭透過錄影機看到了一切的工作人員對KING睜眼說瞎話以及虐狗的行為表示了強烈的譴責。

有些低的體溫從交握的雙手處傳來,沈穩的步伐比手中的手電筒更讓人信任,這一次的鬼屋不是做些什麼,而是找出離開的道路,番組在這座大宅設計了五條不同的離開路線,而現在他們的選擇可是最多的。

KING在腦海裏演示了各式各樣的路線,順便把一些小機關放回原處,最後她決定帶著二宮和也走最少驚嚇的路線,當然,還要在JACK進來前收拾掉。

拍動翅膀的聲音除了KING能聽到並沒有其他人注意到,走到了她計劃路線上的第一個房間,旋轉了那個復古的門把手,在開門的一瞬間踏前了一步,阻擋了二宮和也看進去的視線。

幾乎同時,一個臉色蒼白披頭散髮的人和KING來了個零距離對視,KING眉頭都沒動一下,而二宮和也現在也發現了一個疑似女鬼的人在和她進行對視,接著輕輕捏了捏握著的手,只聽KING開口了。

“麻煩讓讓。”

那人愣了愣,然後往旁邊挪開了幾步讓出了一條路,KING點了點頭算是道謝便拉著二宮和也走了進去,拿上了需要的道具後便又原路返回,毫不拖泥帶水,連讓那人嚇二宮和也的時間都沒有。

關上了門,KING帶著他走上了二樓,不得不說借助烏鴉省了很多麻煩,二樓顯然比一樓陰森得多,而且⋯⋯

窗外的大烏鴉突然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叫聲,與此同時ACE也完成了KING交代她的事,JACK在ACE有動作後便來到了工作人員那裡,操作起了電腦。

被KING狠狠推到旁邊的二宮和也有些愣了,剛才的事情發生在一個瞬間,快得在他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推開了,血液滴落的聲音在這安靜的走廊清晰可聞,來者把口中咬住的手臂吐了出來,還用手帕把殘留在嘴裏的血擦乾淨。

“又來壞我好事。”

KING垂下了手,一點都不在意手臂上的傷害有點深,她先是望了一眼二宮和也,確定他沒受傷後才把視線放回了一身中世紀貴族打扮的男子身上。

“上次讓你逃了,這次可不會。”

男子嗤笑了一聲,如血般的雙眸一點都不比那深沉的紫紅遜色,眼中的輕蔑沒有因為那是KING而有所收斂。

“以前當著NORNIR的走狗,現在卻來當一個人類的看門狗,KING啊KING,你也只會當狗了嗎?”

二宮和也皺起了眉,這話就算說的不是他也令極為不舒服,可KING卻沒有什麼憤怒的表情,她甩了甩手,緊接著便見到她已經抓住了男子的頭猛力往地板一撞。

“狗改不了吃【自主消音】。”

摁住了他的腦袋讓男子無法掙脫這標準的狗吃【自主消音】姿勢,配搭KING的話感覺耳光聲啪啪地在耳邊響,男子有些惱羞成怒,手指屈成爪狀,抬手便往她的後腦勺抓去。

“小心!”

事實上也不需要提醒,單憑那動作帶起的風聲已經讓身經百戰的KING知道了,她一偏頭便令這攻擊落空,空著的手快速抓上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扭直接廢了他一隻手,二宮和也見KING沒中招,也是心下一鬆,可緊接著他便發現了一件事。

手臂上的傷口好了。

要不是血跡還在,二宮和也都幾乎要懷疑自己的雙眼,有些複雜地望向壓制著男子的KING,所以她也是那些東西嗎?

男子在屈辱和受傷的劇痛下猛然暴起,為了避其鋒芒,KING只得鬆開了手,迅速向後退了一步,躲開了沖著自己腦門而來的一擊。

“把你的髒手拿開,腐朽之人。”

男子厭惡地瞪了KING一眼,這次的KING則對「腐朽之人」起了反應,很明顯這稱呼令她不愉快了,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守在了二宮和也的身前。

男子還是沒說錯的,現在的KING儼然就是他的看門狗。

男子也自然看出了KING是不會置二宮和也於不顧,可就算是有什麼計謀,KING那比他高了不知多少的戰鬥力還是能把他吊著打的,但就這樣夾著尾巴逃走實在是有失風範,也有點不甘心。

渴求的眼神掠過了KING,徘徊在二宮和也的身上,這眼神很大程度上激怒了她,心思一轉,不著痕跡地撇了窗外大烏鴉一眼,然後轉身捂住了二宮和也的眼睛。

“別看。”

奇怪的叫聲充斥著他的耳朵,其中還有扇動翅膀的聲音,因為這是突然間的襲擊,男子發出了一聲短促的慘叫,然後一切便都安靜下來。

泛著白霧的眼睛看了一眼男子捂著眼睛逃走的方向,大烏鴉便知道了她的心思,一聲不響地展翅高飛,迅捷地飛向了男子,在他反應過來前鑽進了他的眼窩,以尖銳的鳥喙給予了他最後一擊。

這樣的話,只是半吸血鬼就已經死透了。

放開了捂住他眼睛的手,然後再次握上了手,就像剛才的一切就沒有發生過,除了手臂上的血跡外,原本滴在木地板上的血跡已經消失不見了,KING不等他開口就直接拉著他走。

“出去再說。”

聲音輕的似乎不想被人聽見。

评论

热度(8)

  1. S雪狐落椿 转载了此文字